您现在的位置: 襄阳市中医医院 > 健康教育 > 正文

醒着做开颅手术,还一直唱歌给医生听

时间:2020-07-31 09:57:13 来源:襄阳市中医医院 浏览:297次




开颅手术,亦称穿颅术,由于开颅手术的高风险性,大家听到这个名字从患者、家属到医生无不严阵以待、氛围凝重。但是,襄阳市中医医院神经外科近日却上演了这样一幕:开颅手术中,患者不仅醒着,而且还一直和手术医生聊天,并跟着音乐唱了几首歌。










原来,年仅20多岁的小刘(化名)在一次检查中发现患有脑肿瘤。随后来到襄阳市中医医院神经外科经过进一步检查,该科主任张洪清发现小刘的脑肿瘤位于左额功能区——语言中枢,主管言语的地方,术中一旦损伤就会影响说话。面对如此年轻的患者,张洪清主任团队经过反复讨论和协商,最终制定了采用“术中清醒麻醉、术中导航、电生理监测”的复合手术方案。这个方案可以最大程度地切除肿瘤,同时也最大限度保护了神经功能及脑组织功能。









张洪清主任介绍,术中唤醒麻醉开颅术又叫清醒开颅术,重点是麻醉方式的改变。麻醉医生通过对麻醉药物的控制,在有效麻醉患者疼痛神经的基础下,保持患者清醒。术中导航深入到肿瘤处,暴露手术视野和切除范围,完成肿瘤的切除。同时,电生理监测通过电刺激探测术野区组织对于语言功能的影响,一旦刺激中语言停止则说明该区域不可切除,如果刺激中患者依然可以正常聊天唱歌,则说明该组织可以切除,这样可以更加确切地保护脑功能区,减少术后后遗症发生。因此,小刘在手术中一直保持清醒的和医生沟通,不停地唱歌、说话。手术结束当天小刘手脚运动功能正常,语言功能正常。术后第2天,医生再查房时,已经精神饱满。

▲手术现场(资料图片)








▲神经外科主任张洪清(资料图片)

张主任解释,在神经外科麻醉中,一般会采用静脉和吸入联合麻醉,来达到镇痛、镇静催眠、松弛肌肉等多种麻醉效果,为手术提供有利条件。在此次手术停用的药物其实只是“镇静催眠”药物,停用后让患者保持意识清醒,而镇痛药物是经过大数据严格计算持续微量给予的,手术中镇痛效果持续存在,所以患者术中虽然清醒,但不会感觉疼痛。
张主任说,除了像小刘这样情况特殊的患者,我们不建议其他患者使用这种手术方式。因为,神经外科手术麻醉的基本原则是:提供最理想的手术条件,维持适宜的脑灌注压和脑细胞氧供,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证患者的安全和预后。另外从患者层面来讲,清醒的完成开颅手术并非是一个好的体验,绝大多数人会感到恐惧和极度的不适。而那种“一觉醒来,刀已开好”的感觉,大家更容易接受。(李越汉 高闯)

开颅手术,亦称穿颅术,由于开颅手术的高风险性,大家听到这个名字从患者、家属到医生无不严阵以待、氛围凝重。但是,襄阳市中医医院神经外科近日却上演了这样一幕:开颅手术中,患者不仅醒着,而且还一直和手术医生聊天,并跟着音乐唱了几首歌。










原来,年仅20多岁的小刘(化名)在一次检查中发现患有脑肿瘤。随后来到襄阳市中医医院神经外科经过进一步检查,该科主任张洪清发现小刘的脑肿瘤位于左额功能区——语言中枢,主管言语的地方,术中一旦损伤就会影响说话。面对如此年轻的患者,张洪清主任团队经过反复讨论和协商,最终制定了采用“术中清醒麻醉、术中导航、电生理监测”的复合手术方案。这个方案可以最大程度地切除肿瘤,同时也最大限度保护了神经功能及脑组织功能。









张洪清主任介绍,术中唤醒麻醉开颅术又叫清醒开颅术,重点是麻醉方式的改变。麻醉医生通过对麻醉药物的控制,在有效麻醉患者疼痛神经的基础下,保持患者清醒。术中导航深入到肿瘤处,暴露手术视野和切除范围,完成肿瘤的切除。同时,电生理监测通过电刺激探测术野区组织对于语言功能的影响,一旦刺激中语言停止则说明该区域不可切除,如果刺激中患者依然可以正常聊天唱歌,则说明该组织可以切除,这样可以更加确切地保护脑功能区,减少术后后遗症发生。因此,小刘在手术中一直保持清醒的和医生沟通,不停地唱歌、说话。手术结束当天小刘手脚运动功能正常,语言功能正常。术后第2天,医生再查房时,已经精神饱满。

▲手术现场(资料图片)








▲神经外科主任张洪清(资料图片)

张主任解释,在神经外科麻醉中,一般会采用静脉和吸入联合麻醉,来达到镇痛、镇静催眠、松弛肌肉等多种麻醉效果,为手术提供有利条件。在此次手术停用的药物其实只是“镇静催眠”药物,停用后让患者保持意识清醒,而镇痛药物是经过大数据严格计算持续微量给予的,手术中镇痛效果持续存在,所以患者术中虽然清醒,但不会感觉疼痛。
张主任说,除了像小刘这样情况特殊的患者,我们不建议其他患者使用这种手术方式。因为,神经外科手术麻醉的基本原则是:提供最理想的手术条件,维持适宜的脑灌注压和脑细胞氧供,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证患者的安全和预后。另外从患者层面来讲,清醒的完成开颅手术并非是一个好的体验,绝大多数人会感到恐惧和极度的不适。而那种“一觉醒来,刀已开好”的感觉,大家更容易接受。(李越汉 高闯)
    本文共分 [1] 页

相关文章